佛门新闻网
当前位置: 佛门新闻网 >> 国际 >> 奔腾的“黄金水道”70载,长江航运沧桑巨变

奔腾的“黄金水道”70载,长江航运沧桑巨变

发布时间:2019-11-06 19:46:25 人气:1232

奔腾的“黄金水道”

本版图片和图表由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提供。

碑文

“你来自雪山,春潮是你的风采;你跑到东海,澎湃的是你的精神……”

长江,从雪山到大海,要么缓慢移动,要么直线下降,要么平静如雷,如巨人,见证着中国灿烂的文明。

在古代开始,祖先们把木头砍成小船,划入水中的中游,为中国打开了长江航运的序幕。“南船北马”是中国古代的两种主要交通方式,而连接东西南北的长江,可以说是国家交通的大动脉。

新中国成立以来,长江“黄金水道”经历了70年的辉煌、70年的成功,谱写了一首辉煌的长江发展诗篇。

支持国民经济的命脉

“阿宝,我过会儿带你去港口看挖掘船。它太大了,太大了,太大了!”他扮了个鬼脸,和牛奶娃娃跳舞。在张家港,武农软语的这句话总能成功地吸引无知好奇的孩子。

孩子们从哪里知道张家港70年前只是一片滩涂。张家港当时是沙洲西部的一条运河。这条河以无尽的芦苇沼泽为界。附近没有像样的集镇。很难供应材料,也没有公共汽车。它只能在乡间道路上进进出出。雨天道路泥泞,晴天尘土飞扬。

“这的确是一场巨大的人民战争”——张家港港务集团退休人员陈光发回忆说,1968年2月19日,张家港港口建设项目正式启动。成千上万的农民工在苏州和沙洲县被组织起来,大批涌入河边的芦苇丛中。他们努力工作,创办了自己的企业。移民工人的人数最多超过10万。

崔启泉和高枫旅的其他四位老人和八位老人组成了一个“红心”的高级突击队,坚持和年轻人在同一个晚上工作。负责泵站的小张为了保证水泵的正常运行,连续几天不停地工作。他一直值班到凌晨两点,昏倒在机器旁边。为了保证浇筑质量,负责浇筑桥梁基础的桥梁施工队的四名民工冒着零下10摄氏度的严寒,睡在当天晚上很快浇筑好的混凝土桥梁基础上,用体温保持温暖...

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干部群众和工程技术人员冒着严寒和炎热的天气,筑起围堰,修筑堤坝和道路,用热血和汗水为香港的建设写下了壮丽的赞歌。

"长江航运的发展改变了我的生活."居民许沈小兰动情地说。

随着港口的发展,居民们已经从泥瓦房搬到了住宅区,住在新的建筑里,增添了新的家具,过着平静而满足的新生活。宽阔的道路两旁绿树成荫,繁荣的城市里到处都是从地面升起的高层建筑。

从香港建设之初的紧张,到稳定的扩张和建立步伐,再到融合和分离的努力。从沙洲芦苇滩泥泞的杂草到码头汽笛轰鸣的繁华景象,张家港的开拓历史也是长江港口发展的历史——专业化、规模化和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1亿吨大港口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的15亿吨。万吨级生产性泊位从几个增加到587个。长江干线形成了三大航运中心、五个自由贸易区、22个主要港口和26个水运开放港口。

目前,长江船舶越来越大,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标准化。干线货船平均吨位从改革开放初期的85吨增加到1780吨,增长近20倍,居世界第一。干线货运量大幅增长,多年来居世界内河首位。

为人们享受舒适的生活铺平道路。

"这条母亲河给了多少人工作!"站在自己的货船上,已经在长江上呆了30多年的老船长石尤山回忆起他在船上的生活:在过去的30年里,他不仅实现了养家糊口的最初目标,而且还从最初的60吨水泥桨船、100吨桨船、200吨汽车货船和2000吨小型汽车货船上带动村民致富。

1988年是我第一次接触水运的一年,那时我才18或19岁石尤山回忆起他与长江航运的联系。

那时,石尤山和他的父母在江苏省罗马湖捕鱼谋生。他们几乎不养家。“当时,我姐姐是京杭大运河协调船队的船员,许多亲戚也从事这项工作。当时,他们建议我,如果我要在罗马湖守护这条鱼,我还不如沿着这条河奔跑和运输,一年挣3万到4万英镑。”石尤山和他的父母、兄弟和嫂子开始了水运生意。

石尤山一家依靠长江航运,在山东巍山建造了一座大房子。目前,妻子在家照顾孙子,她和儿子儿媳已成为长江上的“常住人口”。"我们一年365天在船上呆320天."

这些年来,像石尤山这样通过长江航运致富的人仍然很多。

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负责人表示,目前长江系统各类货船近10万艘,净载重超过1亿吨,长江干线平均载重1780吨。长江水路运输企业3500多家,从业人员200多万人,间接带动了1000多万个就业岗位。2018年,长江货物吞吐量将达到26.9亿吨,占中国内河的三分之二,居世界内河第一位。它有1500万个港口和上海、武汉和重庆三个航运中心。集装箱吞吐量完成1750万标准箱(标准集装箱);近1亿名乘客被运送。

长江航运不仅改变了船员个人的生活条件,也深刻影响了中国的领土经济发展。据统计,长江经济带的11个省市聚集了中国经济总量的45%。中国500强企业中,近一半位于长江两岸。长江沿线经济社会发展所需的铁矿石85%、电力和煤炭83%、外贸货运量85%(中上游高达90%)主要通过长江航运运输。长江航运对沿江经济发展的年直接贡献超过2000亿元,间接贡献超过4.3万亿元。

肩负绿色发展的使命

进入新时代,生态修复、垃圾登陆、码头改造、绿色服务区……在新的发展理念的指引下,长江航运呈现出新的面貌和新的氛围。

在湖北省荆州市附近的长江拉林洲水域,岸边特制的“H”水泥砖交错排列。被碎石覆盖的草籽已经生根发芽。环顾四周,一片片郁郁葱葱的绿草令人放松和舒适。

“现在每个人都喜欢晚饭后沿着河边散步,看看河景。非常热闹。”住在拉林州附近的居民王晓梅高兴地说。

过去,王晓梅不敢去想这样的场景。“曾经这条河又脏又乱。除了码头和化工厂,没有人想去,因为它们是整个农田和小作坊。”

由于长江航道整治建设中的“生态优先”理念,长江航道的生态得到了保护和恢复。以2017年4月竣工的长江中游荆江航道整治工程为例,共恢复陆地和水生环境218万平方米。相关保护区内国家级保护动物数量与项目启动前相比有所增加或减少,被交通部列为“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示范工程”。

靖江航道整治工程结束后,2018年开工建设的武汉至安庆航道整治工程生态投资达到4.55亿元,占工程总投资的12.17%,生态建设得到“升级”。武安段工程第二标段现场,钢丝网全部铺设在宽阔的边坡上,布满卵石,边坡均匀壮观。该设计不仅能实现护岸功能,还能满足水生植物的生长条件,改善当地水生生物的生境环境武安区二标项目部副经理刘凯对护坡新技术感到非常自豪。

在武安段水下工程建设中,施工人员在内河航道整治中首次探索建设了“生态保护实验区”,并将刚性混凝土框架设计成“人工礁”,不仅符合航道整治要求,而且为水生生物和两栖动物提供了安全的生存空间,为鱼类产卵繁殖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

放眼整个长江,无论是南京下的12.5米深水航道工程还是长江口航道工程,我们都坚定地致力于环境保护和生态补偿与恢复。“为了促进航道的生态化,我们已经从过去对航道建设的严格监管转向同时监管、保护和恢复。我们将生态环境保护理念融入渠道规划、设计、建设和维护的全过程。今后,我们将继续在施工技术和施工工艺上进行创新,为“交通强国”建设和长江航运的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持。”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说。

很久以前,长江上的船只被称为移动“污染源”。现在,长江两岸发生了变化。“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保护而不是发展”。沿线11个省市交通管理部门和相关部委联手推进船舶污染防治,为优质发展开辟道路,重塑长江生态。

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武汉市青山区的江滩公园是绿色的。几个市民站在长江大堤上,正在河里游泳。要不是当地人的介绍,很难想象这个江滩公园是供居民休闲娱乐的,以前的武清堤建于100多年前。

今年85岁的陈家乐住在青山区,他说青山区有很多长江沿岸的工业码头,到处都是砂石。不仅感官肮脏凌乱,居民们还经常抱怨“河流不与河流相交”。

湖北省占长江干线2808公里中的1061公里。由于历史原因,过去长江沿岸有许多码头。仅湖北就有大小码头2056个。在推进滨江岸线综合整治中,共拆除、关闭和取缔1211个零散码头,占全省码头总数的59%。绿色恢复和806万平方米海岸线恢复。

在长江岸边,一些人沿着河边的绿道慢跑,另一些人在水上木板路上看鱼和日落...如今,绿色已经成为长江航运发展的一贯背景。群山之间,迎迎河绿如翡翠,令人惊叹。站在船头,看着两岸绿色的山丘和美丽的湖滨城镇,长江的人文和生态之美让人心旷神怡。

走向智慧引领的未来

90岁的王守田,从年轻到银发,把他的美好时光奉献给了轮船和长江航道。“事实证明,当风吹进来,雨吹出去时,船只和航道的状况非常困难。”王守田说,70年前,航标灯是竹子做的,电缆也是竹丝编织的,航标都是扛在航道上的人肩上上山的。

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煤油信号灯被用于长江航道。每天晚上,灯塔工作人员必须开灯,早上出发。“日以继夜守护孤独的大陆,夜以继日守护光明”成了长江航道工人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

目前,全长江都配备了综合智能导航灯、太阳能光源和遥控系统。以科技创新为理念,确保导航轮安全也从“一船一手一笔一纸”转变为“船舶交通服务、无人机和电子巡航有机结合”的现代监管模式。

百里洲位于枝江中游荆江段第一段,周围有74公里的堤防。它是长江上最大的江心洲。非洲大陆上近10万人依靠29艘客轮和24艘渡船上的5艘蒸汽渡船过河。宝筏寺汽车轮渡码头是连接海峡两岸物资运输和老百姓日常通行的重要通道之一。

在那些日子里,当假期和农业繁忙时,人们和汽车在码头上混合,汽车排队登船长达几个小时。“原来我开着卡车上船,最怕行人乱窜。目前,人们和汽车被分流,汽车和卡车也被分流。他们走自己的路,中间有一个护栏。汽车很有秩序地上船,渡河又快又安全。”从事农产品运输多年的精英村居民刘大强表示。

在长江三峡通航综合服务区,船舶与岸电相连。“过去,当我们等待大门时,船只使用柴油发电来维持运行,这将造成各种污染。目前,绿色能源等服务在综合服务区实施,通过船舶电源、岸电桩、丁字箱等方式向等候船舶供电,污染小。”一个在门口等着的船民笑着说。

长江三峡通航综合服务区由三艘驳船组成,即船舶安检站、绿色通航服务站和三峡水利枢纽站。通过对过闸安检、能源供应、船员服务等具体措施的升级优化,加快实现船舶零排放、垃圾回收全覆盖、岸电全覆盖,有效解决了三峡大坝以上水域船舶集中靠泊带来的安全隐患和污染问题,为长江干线水上绿色综合服务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模式。

再往下看,今年5月,长江上最大的水上绿色综合服务区——长江会兴兴隆洲水上绿色综合服务区正式投入运行。以“生态互联网”的理念建设水上绿色综合服务区。这是中国第一次提出并试行水上环保免费接待服务。依托服务区的在线预约和离线接收模式,积极探索长江船舶污染物接收和处置的新思路和好方法。“自从服务区建立以来,用手机预约倒垃圾、买米饭和蔬菜更方便!”一名在服务区购买日用品的船员说。

目前,常州、扬州、南通、太仓等地正在积极推进长江绿色综合服务区建设,从源头上解决船舶生活垃圾和污水排放问题,同时服务于船民生活,保护碧水蓝天。

70年来,我们生活中的日子轻轻拂过他的手指。在过去的70年里,长江航运业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长江航运的有形变化有效地增强了人们的归属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它们刻有长江傣族一代奋斗者的足迹,见证了新中国辉煌的航运历史。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